顶瓜立地

大概是个好人

爱你的容颜(3)

他突然地有些心痒,人总归是相信缘分这种东西,平日里的偶遇尚且能让他有些萌生出窃窃的幸福感,刻意躲避却不期而遇,这除了命中注定以外无法解释。


他吞了吞口水,以在外人看来有些僵硬地走向办公桌,在K身旁停下,他整了整练习册,小心翼翼地放在桌脚,干巴巴一句:“老师好,作业已经收齐了。”


英语老师是个中年女人,看自己平日里的得意门生今天表现得有点怪异,免不了觉得是自己刚刚训人吓到了小孩,她摆出一个温和的笑,寒暄道:“辛苦你了M,这节是体育课吧,还辛苦你来交作业,快去玩吧。”他心里起起伏伏,本该点头走人,却一反常态地作出解释:“我请了长假的老师,这学期的体育课我都是自习。”


女人脸上出现了一点疑惑,然而瞬间又被喜色代替,他心里的期冀一点点上升,“那你如果不嫌麻烦的话,能不能以后来办公室教教K ,他偏科太厉害了。”他猜中了,兴奋从指尖传递到五官,源源不断的小电流在他的心房穿梭,他极力忍耐着这股兴奋,不自知地皱了眉头,在老师忍不住说:“可以拒绝的,不要有负担”之前,他答应了,一个冰冰冷的“好”,由一个颤抖的喉头发出的,旁人看来像是克服了巨大的心理障碍,他偏头看见K有些抱歉地笑笑,嘴咧的方方的,眼角微微下垂,还是水漉漉的眸子,叫人看得心软,他努力扯了扯嘴角,忍着掩着自己由于开心快要探出的粉色牙龈,看起来颇有些勉强,谁也不知道他心里欢愉地冒起汽水泡,是好闻的草莓味。



我每天心境好像都有在改变,可能因为我总是在想。

今天洗澡的时候我就一直在想面对和逃避。

放在以往,我会绝对肯定面对,对逃避这两个字有点无可奈何,又讨厌又会忍不住去选择。

现在要我说,或许逃避并不是一个比面对更容易的选择,像我这种人,一般在外界的压力下才会不想面对现实,然而逃避带来的非议和压力可能比我作出抉择之前更让人喘不过气。

我不知道选择逃避的人是不是真的想好了要长远的逃避,如果是,那要接受的现实可比面对当下要残酷的多吧,短暂的逃避也许有无知的幸福,但也似乎只是凌迟自己。

很多道理掰开来讲是废话,我自己也说不清楚。我只是越来越觉得,每一步决定都没有绝对的对与错好与坏,我应该更快乐点。

爱你的容颜 (2)

他还是没能去篮球场,尽管无畏于同学对他的调笑,他还是会有顾忌。青春疼痛文学上说过,喜欢一个人的时候,看向他的眼是会发光的,他害怕自己忍不住看得太过明目张胆,他怕K的眼中因此出现厌恶,那样不好,K的眼睛那样好看,不该带上一丝丝污浊。


他于是更加刻意地回避,本就很少出现在操场,现在更是直接以身体为由请了体育课的长假,同学们在体育课上欢声笑语的时候,他只和另一个摔断腿的女孩在教室自习。他想他有些自作多情,K甚至不认识他,他又何必以扼杀这份没有姓名的爱为名,做这样矫情的事,不过是妄想症患者的自我感动,他突然冷笑一声,又意识到教室里还有其他人,于是转过身去说声抱歉,那女孩脸上有些迟疑,仿佛有什么难处,却又咬住下唇不开口,他想起这位似乎是英语课代表,看着她桌角堆成山的练习册,他又确定几分。


“我帮你送过去吧,作业。”他突然开口,平稳的语调没有一丝情感波动。


女孩有些感激地笑笑,“麻烦了。”


他走过去捧起练习册,自顾自向一楼的办公室走去。


轻轻扣了扣办公室半掩的门,在听见“请进“的声音后他拉开那扇门,里面是K低眉顺眼的模样,他的心跳骤停一秒,他突然想起,自己的英语老师好像是K的班主任。

爱你的容颜(1)

想不到写啥就开始乱写,或许会继续写(想写我cp又怕ooc,咸鱼落泪)

爱你的容颜



人好奇怪,嘴上嫌弃着“我只不过喜欢他这一点”,却能因为这一点包容他的一切,也许这一点之后还有999个让你不喜欢或者甚至讨厌他的一点,但你就是会选择性忽略,独自将喜欢放大,偏执地无可救药。

他第一次明白自己的性向,是在高二的一场篮球赛。只是体育课下路过,你知道,总是有那些只喜欢安静读书的男孩,拒绝阳光、拒绝汗水,只想做午后脸庞在风大幅卷起的窗帘下若隐若现的藤井树,所以只是路过,甚至有些嫌弃的、生怕被拥挤着尖叫的人群刺痛神经地想要快速离开,可惜还没走过半个露天球场,翻天覆地的呐喊几乎将他每一个细胞推搡。他有些头痛地转脸,迎上一个带着发带的笑脸,那是一张很优越的脸,即使笑到鼻头起皱、露出有些夸张的粉色牙龈,也足以让整个球场的女生为他尖叫。他就这么看住了,看那个人的汗水从眼睫滴落,看那个人被队友拥抱,太阳从那个人的发下滑落,他就这么盯着晃晕了眼,他看着那个人从他身边走过,带走了大片喧嚣,而那个人留下的风,是草莓味的。

风告诉他,那个人叫K。

那天晚上,他做了很长一个梦,梦里是K的无声电影,最露骨的内容也便是耳下一个吻,却让他在凌晨4点惊醒,慌忙地将一切卷入洗衣机。他确认了自己对K的喜欢,分不清是因为K的脸还是那个梦,他没有过多质疑自己的取向,毕竟因为内敛白净不知多少次被同学暗嘲是gay,现在倒好,他也许该感谢那些个同学取笑,不然他或许并没有那么大的勇气在这么短的时间内面对自己的性向。

明天开始,去球场转转吧,他这么想着,继续了自己残余两个小时的梦境。


“So soon as this want or power is dead, man becomes the living sepulchre of himself, and what yet survives is the mere husk of what once he was”

我是一棵野草,生在哪里就长在哪里,我有向往过天空向往过大海,可我知道我没有去天空大海的勇气与信念,所以我甘愿在现状中苟活。我习惯了风吹日晒、经历了大雨倾盆,身边的花起起落落,我已经不会嫉妒,大概是我觉得,当野草也没什么不好。

但是有时我还是会想等待,等待那把让我能够燃烧的火。

过节真好,粮吃到饱🙈新年快乐!

吃了一个让我心里不太舒服的瓜🤭有点难以置信

米津玄师太神了吧!

粗略细化一个梦

年底了地府回收没达标,mc就被一个搞业绩的小鬼莫名其妙使绊子干掉了,到地府之后mc跟小鬼说:你他妈随便把我干掉就不怕我是高层来历劫的现在报复你?小鬼不信自己这么倒霉,结果一查mc真的是高层,吓的快尿了,mc没理他,先去地府问阎王怎么个事,阎王说我也是按上面办事,业绩不合格老大要处分我的,然后mc就上天了[高层嘛],上天发现天帝变成了死肥宅,一直在吃鸡,还因为对方开挂放声大骂,最后大笔一挥让千里眼顺风耳去调查开挂的,让他们倒霉十天,mc看了很无语,觉得天帝干的什么p事,想问他给地府规定指标的事情,天帝说你等哈子我打完这一句,mc暴脾气把电拉了,天帝暴怒:哈麻批老子快挨到鸡毛了,你个瓜娃子怎么肥事。总之mc上天之后就恢复实力了,生前身体素质也很好,吊打天帝肥宅,然后不小心称霸了整个天宫,因为其他神仙不是在打游戏压榨下属就是被压榨地快仙逝的。

天帝去找阎王说这咋整啊,我这样很没面子诶,阎王说莫慌,我调查了下,mc母胎solo二十年,你大儿子不是美得很嘛,让你儿子去色诱她,用个捆仙索啥子的一下子就把她揪住了,天帝一听是吼,英雄难过美人关诶,就让他大儿子去了,结果大儿子太骚了,mc觉得他流氓,一边叫着莫挨老子一边把天帝儿子脸都打肿,天帝儿子嘤嘤嘤跑回去跟老爸诉苦,天帝也没得办法,正好地府网也挺快的,就将近住下去了。然后mc觉得天上太无聊了,就打开时空隧道随便找了个年代跳进去了,跳到一个荒山村里,正巧碰到群众欺凌,[这时候我估计mc生前好像是jc还是什么的,反正能打而且正义感很强],mc一想,老子还在这里你们就感欺负弱小哦,然后准备干架,后来一想自己是神仙诶,干什么架,干脆把那几个人移到隔壁河里清醒一哈,回头一看,乖乖,这个被欺负的男孩子长得这么俊哦,就忍不住去搭讪,男孩子一看来了个穿的这么好长得这么白净的女孩子,怕不是神仙哦,害羞的跑走了,结果mc天天来找他玩,给他变好吃的。

但是某天mc没在常见的地方找到他,顺手开了个天眼一看,这娃子昏在小溪旁边了,再一看他命也不久了,mc很难过诶,这么好看的男娃娃,而且人又好,这么早死掉太可惜了,但是我是神仙我肯定能救他诶,正准备渡口仙气给他,小鬼出现了,跟mc说:不行诶,你不能救他,时间线会改变的,mc说放你的仙p,你当初还不是随随便便把老娘搞死了,小鬼说这个不一样诶,你那个时间点暂时没的后续,未来还没有定,所以你是死是活都无所谓,但是他活下来,以后几百年都会改变,你晓得这所有的变数都是要有人承担的诶,mc说我做个神仙还不能任性做个好事啊,你也别bb了,反正我救定他了,你别烦我啊,小鬼说我的太爷诶,你让他死了把他魂儿勾过去带到天上不是一样的吗,你欢喜他就和他一起住天上啊,mc就说不一样的,天上太无聊了,他肯定不欢喜,他就属于人间,然后把小鬼甩远了,救醒了男孩子,小鬼很郁闷,自己心存愧疚想做点补偿还要被这样对待,灰溜溜去地府报告,天帝一听美滋滋啊,这女娃自寻死路,都不用自己动手,美得很美得很,喜滋滋地等着重振雄风了,阎王说老大诶,你先减减肥好不啦,你看你现在有什么威严,然后把天帝推到健身房里。

话说mc自从违反了规定,天天被雷追着劈,心里那个气哦,都是神仙了做个好事还这么憋屈,她怕自己牵连到少年,赶忙跑过去说:我最近不能来看你了,年底冲业绩了,你要好好活着不要忘记我哦,我忙完了就来找你耍,男孩点点头,然后mc就被劈了,男孩子吓死了,想去扶mc,mc以及爬起来拍拍:没得事,上面人叫我去办事了,我们天上就是民风彪悍一点,然后就歪歪扭扭飞走了,心里想的却是:乖乖,一个雷这么猛,半条命都没的了,她去找小鬼,问自己还要被劈多少次哦,小鬼说还有673次,mc说咋子这么多哦,小鬼说没得办法诶,他的年代离正常时间线674年,一年一次,之前让你做好心理准备了你不听,mc心里苦,小鬼说还好啦,一天就一道雷,你忍一忍,要是没劈完你嗝屁了,剩下的雷要被改命的来承担的,mc想想男孩子那个瘦瘦弱弱的样子,被劈一道估计就变成灰了,算了自己忍忍好了,另一边天帝在地府里健身,天天只能吃鸡胸,吃到怀疑人生,阎王说虽然女娃娃被雷劈的元气大损,但是你个死肥宅还是打不过他,快点,100个俯卧撑还没做呢。天帝很苦,突然觉得让mc做老大也无所谓的,自己有吃有喝就好啦,但他儿子还气着,打算去找那个男娃娃出气,看看究竟长什么样能迷到mc,然而mc走之前做了个结界,就是怕天上闲的蛋疼的家伙过来找男孩子麻烦,天帝儿子不服,天天在结界外面蹲着拔草玩,在673天还剩最后一道雷的时候,天帝儿子发现结界变弱的快没了,估计mc快嗝屁了,他就进去玩了,走几步发现奄奄一息的mc,他虽然看着mc被雷打成这样很解气,但是心里又觉得mc很可怕,这么多雷都没把她劈死,mc突然说话了:那谁,你能不能变成我的样子去跟男孩子告个别哦,下一道雷下来我估计就要嗝屁了,虽然很想再见他一面,但是我现在这个样子肯定把他先吓到嗝屁。天帝儿子于心不忍,摇身一变,一扭一扭地向mc指的方向走过去,mc:收手吧,别骚了。然后就昏过去了。

天帝儿子走到一半突然想起来自己没看过男孩子长什么样子,告别个鸡毛哦,人都找不到,忽然有个人在背后叫mc,天帝儿子一转头,乖乖,这个男孩子长得太好看了吧,虽然比自己长得差一点,男孩子有点兴奋地说:你忙完啦,673天了,你跟我说天上一天人间一年,真的不假,我等了好久哦,天帝儿子望着那个纯洁的眼睛有点不好意思,他清清嗓子:那啥,我是跟你告别的,突然天上就开始闪紫色的电,天帝儿子心想不好了,mc药丸,就想飞过去看看,虽然被打过,但是看mc这么惨,早就原谅她了吼,但是男孩子拦住他,有点着急:你当初匆匆就走了,说会回来找我尚且让我等了快两年,这下你说要走了,我是不是一辈子都等不来你了。天帝儿子急了,因为雷已经蓄势待发了,他直接变回原样:哎呀瓜娃子,我不是mc,她快嗝屁了怕你伤心才让我过来的,你快让我走,我说不定能救救她,话还没说完一道巨粗的紫色闪电劈下来,吓得天帝儿子蹲下来掀起衣服往耳朵上盖,一声爆炸让大地震动,完了,结界完全没了,男孩子没来得及反应,不知道被吓怔了,还是怎么的,直直盯着雷劈的方向,像一块木头,天帝儿子飞过去看状况,mc果不其然灰都没了,他觉得有点恐怖,不久前还把他打个半死,说没就没了,这时候旁边老树说话了,它跟天帝儿子讲:mc快死的时候把一丝仙气送给它,它于是成精了,作为交换,mc让它传话给天帝儿子,树精清清嗓子:哎,我终于要嗝屁了,当神仙真没劲,尤其是我,咳咳,好不容易找个乐子还得被雷劈,早知道还不如和天帝一起吃鸡..天帝儿子一听:等一下等一下,这人死之前怎么还这么多废话,讲重点,树精顿了顿,突然开出花来:我很喜欢他,我不后悔救他,我希望他能普普通通地快乐下去,所以拜托你消除他关于我的记忆吧,还有,对不起,打掉你三颗牙。天帝儿子汗颜,突然觉得这个家伙死了也挺好,说起来他突然就明白了人为啥子不能和神仙谈恋爱,因为神仙活的太久了,知道的太多了,从而承担的也太多了,获得的快乐就很少,人很简单,他们的一生都能望到头,况且什么事都有神仙顶着,尤其还有一些虽然战斗力很强但是傻不拉几的。天帝儿子像人类一样走下山,走到男孩子面前,男孩子还是呆着,他叹口气,伸出手,对不起,他心里默念着,抽出了少年脑内所有关于mc的词条,这一抽不得了,他发现少年所有的喜与爱都紧紧粘附在这些记忆里,顺着这一长串找下去,最后将它们牢牢锁住的是男孩的心。你们两个,天帝儿子想着,真是一个要一个的命,谁也不放过谁。他把记忆放回原处,溜了溜了,他有些心累,神仙怎么p用都没有。他回到地府,看见他老爹已经练成了兄贵,心更累了,他问小鬼:还能找到mc的魂吗,小鬼摇摇头,不可抗力诶,神仙也没得办法。不过亏她改了那个男孩子的命,也不改好点,这不是还是普通人的命格吗,这波有点亏啊,天帝儿子说:你懂个p,然后自己突然哭起来,娘里娘气,还哭出狗叫。

男孩子活了很久,他总是一个人坐在一棵丑丑的树下,谁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。